妍妍

《万历十五年》

“当年,在明朝发生了若干为历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其间关系因果,恰为历史的重点。”

16年春节前后,北京,一个无锡来的小公子,一个吉林来的穷小子。
故事这样开始,并不是神话,也没有任何华丽色彩。
彬彬长得好,一进娱乐圈就有些老东西盯上他,因为年轻美味,单纯幼稚嘛。
他之前的角色不像后来表露的个性,看着像跟别的熟男依样画葫芦学的,所以一副大叔样。
彬彬微博里和他玩得好的,感觉都多是经验丰富的成年人,他无论年龄和经历都是小弟。我以为会和他发展恋情的男女结果都没和他发展。
大成新年那一段后来才回家。先和公司闹翻,心里也许想着没戏拍了,估计再在北京住一段时间,最后感受一下气氛就得铩羽而归。
毕竟在北京读了几年书,最后没办法留都要走的。又没有机会做京剧演员了,真的是特别特别痛苦。

他们各自的好友,比如牛骏峰和刘芮麟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他们都在家里过节,不会知道北漂孩子的心理。
王骁是嘉行里和彬彬关系最好的,他娘可是王馥荔,国家一级演员。
热巴是上戏的红人,高伟光和徐海乔都是打拼多年才站稳脚跟的老一辈。
就剩他们俩,同级生,同样刚起步不久,都年轻气盛,其实心里都空虚、孤独,又不敢倾诉。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也没人能理解。两个熊孩子就这样莫名地成了彼此的树洞。
他们有不一样的经历,却从那个冬天开始成为了真正的朋友。

沙发上两只暖手宝小熊,彬彬小咖秀里大成的同款座椅,大成小咖秀的特工主题,墙上的美国电影海报(彬彬从小有特工梦,喜欢的演员都是美国人,喜欢的电影也都是美国电影),嘉行总部在北京,大成住北京,彬彬也许住北京……
小概率事件导致的开始,对这段故事来说也和万历十五年发生的一切一样重要不是吗?不要紧张,我说的只是友情。

小熊暖手宝的不确定报告

微微杀青当天成哥秀了他第一只暖手宝小熊,官网价格三百多。
接着拍名流巨星和纪录片时他家里又多了一只暖手宝小熊,同牌,但是联名款,价格一千多。
如果你已经有一只暖手宝小熊,为啥还要买第二只?因为是小熊爱好者?
第一次直播大成带熊宝宝出镜,一千多那只,未介绍其来历。
微微宣传,应该带微微时代那只出镜啊,三百多的熊宝宝心里苦。
它坏了?可是九月直播时是热天,还可以拿来摆啊,显然大成更喜欢一千多那只。

好吧,我也想剁手买一只啦。😜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把一木的宣传帖收集整理看了一遍。想问某cp粉,所谓的粉红到底在哪里?告别吗?那条狗?😳

所以表示自己只想做个好演员等于“我有资格谈恋爱”,不是吗?

宾利粉涨起和彬彬宣传态度的不负责任分析

昨天到今天一天之间,因为鹿晗曝恋情,彬彬涨粉速度加快了,之前一天涨不到1万,从昨天到今天涨了3.4万,丽姬都播完了。
原因我想是在宾利和陆地间徘徊的粉丝都倒过了他这边。
我综合分析了一下彬彬对剧的宣传。从春晚到丽姬。烈火没播先不算在内。
春晚最粉红,特别强调悲情。三生也是。ko主要宣传ko对郝眉的感情。一木刷的是搞笑和付出。嬴政强调了帅气和王霸之气。
在ko的宣传里,他其实可以按其他角色的宣传路线,强调一下ko的特质 比如-
大厨。刷个做菜好吃。
大神。刷个网络高手 特别和肖奈比解题那段。
帅气。试西装。
结果他主刷ko对郝眉的感情。
“糖醋排骨好吃吗?”问郝眉。
“厨师也是有粉丝的。”强调郝眉喜欢他。
“嗯”爱情宣言。
当然这些宣传你可以解释为cp火了,赶紧蹭热度。但是之后到现在他还在真人带入角色提及ko就说不过去了。
因为ko火了以后,如果说到蹭热度,刷宾利或者离镜诗音更有热度(热巴杨幂都是流量红花)。而离镜、一木、嬴政的宣传他反而压下了感情部分。可见他想刷ko的是感情,其他想刷的是自己的角色,不想强调cp。
别说虐恋不能刷热度,暗恋慧珍的男二一木和苦恋丽姬的男一嬴政更刷热度,但彬彬显然不愿过多提及这两个角色对女主的感情。
于是宾利粉觉得他和热巴现实中有戏,她们更多是把角色带入了真人。
所以他今年最卖力宣传的丽姬,强调感情超不过春晚(也是虐恋),也超不过ko。主要是尽了男主的责任和义务。
最后,作为先后和郑爽、杨幂和热巴演过情侣的小生,彬彬还坚持最喜欢ko不松口,可以的!

灰姑娘的星空6

ko吃着软饭想着怎么开口。
他已把铺盖拿来了,决定晚上也在致一睡。
从此郝眉睡哪里他睡哪里。他只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原先他只想着帮郝眉改善工作和生活环境。他不能让他的手可摘星辰呆在油烟弥漫脏乱差的街上。
可是离开郝眉他又舍不得,第一天晚上在致一磨蹭很久才走。
回到宿舍,因为前一天监控郝眉和肖奈没睡好,他早早睡了,可心里又觉得哪里不安,结果半夜提前醒。
翻身下床开电脑调出致一的监控摄像头。整个致一黑漆漆冷冰冰像冰箱一样,郝眉的一条手臂垂在床边,应该是睡着了,可周围仿佛无边无际的黑暗包围着他。
ko当即后悔了。
他记得当初在游戏里认识郝眉时,郝眉在菜市场卖杂货,自己逃婚后他消失了两年才又解除隐身状态。
一个黑客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很容易,可他为什么要隐藏?
他作为菜市场小王子干嘛独自跑来人生地不熟的北京,栖身于夜排挡,晚上睡在临街的简易铺位上?
他好像很缺钱。自己暗示了好几个意思,他似乎是因为项目有高额利润才加入致一……
难道这两年他遇到什么不能解决的事,被迫离开家乡北漂到此……
ko完全睡不了了,拿着手机走到走廊:
“董叔,天亮告诉我爸我要打给他……”

ko花了两天时间跟父亲讨价还价,口头订了契约(五年后必须回家进公司),交换到一笔钱,又花了两天看好房子,签下合约。
第四天他回到致一上班,坐下来胃里就是一阵翻腾。
周围都是噼噼啪啪的敲键盘声,他没叫人,默默地压着肚子。
这几天心里太焦急,几乎是没怎么正经吃过东西……
“ko,”郝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哪里不舒服?”
他一抬头就看见郝眉充满关切地看着他。
“我没事。”那一瞬间他好想向郝眉靠过去,紧紧地抱住他,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肩膀里。
“你胃不舒服。”郝眉精准地下了判断,“等着。”
ko点头。郝眉叫他做什么他都会答应,忍痛算什么。
暖暖的小米粥和胃药很快到了他桌上。
“先吃着,好一点了再给你做其他的。”郝眉想了想又补一句,“吃完了去我床上躺着,代码我来写。”
“郝眉。”
“去。”郝眉不看他,耳根却红了。
“嗯。”

那晚回到宿舍,ko看着当天致一的夜间监控。
这是郝眉住的第五夜。第二夜他在办公桌中间溜滑板。
第三夜他看了一部动画片。第四夜玩游戏。
第五夜ko没法入睡。因为临近午夜郝眉还没睡,面朝玻璃窗外的沉沉黑夜,呵了口气,伸出手指在那上面写了什么。
ko拉近镜头。
他写道:“home。”
ko抹抹眼角,湿湿的,然后更多的液体滑落到枕上。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身体里会有一片海。

郝眉站在摄像头拍不到的角落。
今天他还在看吗?他想,然后打开自己的笔记本。
ko那边开着监控。
“笨蛋。”郝眉轻轻地吐出一句,无奈又甜滋滋。

回到现实的时间-
ko鼓起勇气:“郝眉。”
“嗯?”
ko站起来收拾桌上的碗筷,“我打算住下来。”
“啊?”郝眉脸上写着惊讶。
“碗我刷,地我拖,衣服我洗,我什么都会干。你要不要我住这?”
郝眉无情地打断他:“你有宿舍啊。”
“我胃不好,要跟你学做饭。”

灰姑娘的星空5

肖奈解了一夜的题,头脑疲惫,定了个闹钟八点半起来。
愚公和猴子酒从另一个小房间打着呵欠出来。
“为了老二,我们哥几个可真是劳心又劳力。”猴子酒叹道,“没想到哥第一次架床叠被居然是给别人准媳妇儿睡的。”
愚公嗤之以鼻:“你拉倒吧。昨晚你都先睡了。”
“老实说,我这床架得怎样?”猴子酒看着致角落一间小杂物房改造成的宿舍,“眉眉小媳妇儿会喜欢吗?”
肖奈洗漱出来整理衣服:“赶紧吃早餐,等会接人。”
“哦。”

九点刚过,门外传来一阵喧哗,众人只听得“拿好了,哎呀~”
宿舍三人组挺起了胸膛,准备迎接……
“趴!”ko把一个包包丢地下,泰山崩于前不改色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帮忙。”
三人的端庄瞬时崩塌,赶紧跟他出去。
门外堆着几个蛇皮袋,一堆锅碗瓢盆,一个戴着渔夫帽的男生呲牙咧嘴地抓着怀里两只挣扎的猫:“呀!好疼!到了别闹了!”
“……”愚公和猴子酒忍笑忍得辛苦。
肖奈振作精神,上前伸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欢迎加入致一,我是肖奈。”
郝眉放了一只猫下地,手放到腰间擦了擦再握住他的手:“手可摘星辰。”
愚公和猴子酒心领神会地互看一眼。
“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猴子酒夸张地,“啊,我想起来了!你不会是那个超级牛、超级著名的黑客吧,就是在2011年的时候……”演得自己都被自己感动。
“就是老子。”郝眉被夸了这么一通,得意洋洋地点头。
从没见过他庐山真面目的舍友们看着他和粗鲁动作完全不匹配的可爱脸蛋,都有点恍神。
“请。”肖奈结束了门口的尬聊。

又花了半小时整理东西,天天按鼠标打键盘的码农们四散而去,个个累得揉肩膀。
ko看着郝眉坐在他的新床边低头系鞋带。
“OK了!”郝眉轻松地抬头,“怎样?”
深蓝衬衫束腰西裤,脚上深色运动鞋,头发梳成了大背头,整齐时尚,小脸蛋可爱又朝气。
“嗯。”ko忽然觉得自己死气沉沉的。
“谢谢你啊ko,”郝眉揽上他的肩膀带着他往外走,“谢谢你帮我搬家。过去的事情呢眉哥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一起发财一起嗨!”
“好。”ko悄悄握了握他的手。

郝眉住致一里面,办公室不到两天就充满了生活气息。门口有滑板,洗漱间有牙膏牙刷,阳台晒着衣服,郝眉的桌上堆了各式大家送给他的零食和水果。
他天生爱笑,人又活泼,工作起来几个钟头不抬头,插科打诨次次不落,还是肖奈请来的高手,网络问题分分钟搞掂,几天下来迅速成为致一的红人,大家都送了东西给他,想和他说话。
ko不跟他坐一起,跟肖奈解释自己看到他会分心,然后……
“眉哥,接着!”愚公远远丢给他一包松鼠爱吃。
郝眉举手拍下:“谢了啊!”
开了包装他走过去递给ko。ko向来不吃零食,摇头,旁边的阿爽:“眉哥给我。”
郝眉手一拐,零食就到了阿爽手里。
ko暗暗咬牙, 第二天就和某个人换位坐到他身边。
分心就分了,更重要看紧看牢啊!

一周后愚公走进肖奈办公室,随手关上门。
“自从郝眉来了以后,老二好像更加阴沉了。”他一屁股坐在肖奈的办公桌角上,“你说我们是不是对眉哥太热情了?”
肖奈:“郝眉确实不错。”
愚公凑近了点:“哎,我和你感觉一样!长得好,大方不计较,做兄弟那是没得说啊!不过要是和我们老二谈恋爱……”
“你想说什么?”肖奈抬头。
愚公别扭地挠挠后颈:“我是怕人家小哥哥不是那啥……”
肖奈点头。
“那我们怎么办,还要不要帮老二……”
“试探一下郝眉。”

这天下班时间,愚公慢悠悠地晃到茶水间:
“眉哥。”
“嗯?”正往电饭锅里加东西的郝眉随口应。
“您老这么贤惠,以后有没有考虑过给谁洗手作羹汤?”愚公忍着讨饭的冲动,咽着口水艰难地把话说完。
郝眉:“没你的份了啊。ko说他肠胃不好,我给他专门做的软饭。没事你就出去吧,这里空间小。”
“没啥了。”愚公灰溜溜地溜走,刚出门即刻收到ko远距离眼刀狠狠一刀,差点当场毙命。
我真是多管闲事,还是专心找我的富婆去吧,可是富婆估计不会做香饭啊,怎么办::>_<::